空调师傅3楼坠亡,事发时,妻子就在身边…

夫妻档,住宅楼3层,安全带,草坪,2年经验… 很难想到,这些关键词放在一起,会组成一起空调师傅坠亡事故。

事发半月,曾被当成救命稻草的栏杆硬挺,稍作修缮还可继续使用;致命的井盖形状未变,青草则长势更狠,看不出被压过的痕迹;有人走过,丢下一张废纸。周遭如旧,可又有一位丈夫、父亲、兄长、技术工人,就这么离开了我们。

空调师傅3楼坠亡,事发时,妻子就在身边...
张永坠落处

2020年10月8日,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。

南京市某花园小区里,业主度假结束归家,张永师傅便应召前去,为其安装空调。妻子李红随他一起。他俩是这一行常见的“夫妻档”。据网点老板介绍,在南京,上门装空调的活,多由夫妻搭配完成——男人吊在外墙装外机,妻子留室内拉住安全绳、一边紧紧盯着。如此组合,100元1台空调的安装费,便可由同一家人存攒起来。

那次出工,外机安装位置紧挨着窗台,一堵手掌宽的墙,跨过去就能到达;楼层低,3层、9米不到,地面则是刚被雨水湿润过的土壤和青草。按空调师傅的经验判断,那台外机并不属于难装的;情理来说,妻子盯着,又多了一份保障。

但张永还是从3楼栽了下去。

坠落的瞬间,他拼命拽住仅有的铁皮护栏。身体的重量和求生的逼迫,将护栏掰弯至几近直角。不知是能扒住的缝隙太小,铁片太锋利,还是累积的灰尘使表面变得顺滑,护栏最终卡在了墙体中。

空调师傅3楼坠亡,事发时,妻子就在身边...
张永坠落前扒着的栏杆

当李红从另一房间赶过去探出头时,张永已经僵直躺在地面。腰部撞上了草地边的水泥井盖。她听到丈夫最后的声音,“疼”,“几点了”。

入院时医生诊断,张永多处腰椎爆裂性骨折,且伴有颅内出血。随后,他又多次突发癫痫,并发呼吸衰竭、迟发性脑出血、迟发性脏器破裂出血、继发性脑梗等,被转进ICU治疗,陷入持续昏迷。至此,已无治愈希望。

接近11月,气温早就转凉。我在医院见到李红时,她还只穿着单件衣服,不成套但全黑;人就停留在被意外惊吓得懵住的状态,双手一会捏捏包带,一会又无力垂在膝盖上,局促而失神。关于那场意外,她回忆到“有系安全带的”为止,已是心理极限。靠近她不得不自觉压低声音,仿佛一晃神,就会成为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张永的弟弟和妹妹也在一旁,赶到前,他俩都把工作辞了。“他是家里的大哥,我们都太自私了,只顾自己工作,平时只关注自己。我们真的很悔(恨),”话未完,弟弟已是哽咽不止。靠近他们的人都自觉压低声音,仿佛一晃神,就会被卷入深不见底的悲伤中。

10月26日,被接出医院3天后,张永去世。

美保理赔部门同事反映,往年10月,空调师傅们的事故发生率已逐渐趋零。而今年受疫情影响,商品的销售、购买和后续服务,劳动者超负荷打工以挽回上半年减少的收入,统统集中在了下半年。

耳听目染的事故中,裹住空调师傅的巨大风险多来自高空。数据可补充说明,不系安全带或安全带质量低劣,“易致命”。老师傅则会告诉你,进客户家装空调不同于上工地,另佩戴安全帽“是不方便的”,如果系着安全带,不小心坠落时就要先护住头;而春天和秋天最容易发生事故,人容易犯困,没有办法。

即便有这些总结,过往的一切经验都不能遮蔽住偶发事件的可能性。曾有一个雨天,一名空调师傅在完成外机安装的全部环节、卸下安全带后,为了再确认一遍运行是否顺畅,坐在窗框上往回看了一眼——不幸滑倒、从高楼坠落。

最后,希望所有的工友们,不要因为环境的相对顺遂,而在工作的任何时刻、降低哪怕一点警惕。

(为保护采访对象,文章名字均为化名)

原创文章,作者:超级管理员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news.meibaokeji.com/?p=1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