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蜘蛛人”月薪上万的背后:希望这个行业有更多保障

悬挂在城市高楼外墙上从事清洁的工人,被人们形象地称为“蜘蛛人”,他们系好安全绳和保险绳后,翻过栏杆准备爬向墙面时的场面,不禁让人觉得是在看一场好莱坞电影。

电影中的蜘蛛人,飞檐走壁,潇洒自如。现实中的蜘蛛人,不畏风险,为城市洗出一张张干净、美丽的建筑面容。

据说他们收入不菲,但这背后的酸甜苦辣,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。

"蜘蛛人"月薪上万的背后:希望这个行业有更多保障
等待接活的老王

 

不是为了生活,谁干这个 

老王今年50岁,长沙人,干高空保洁有二十年了,当初为什么会进入这个行业,他已经不太记得,可能是上班的厂倒闭了,老板跑路,也可能是家人生病,急需用钱,总之,生活是痛苦的,问题是解决不完的,人总是被命运推着往前走,“如果不是为了生活,谁会干这个?”

他至今还记得,自己第一次出高空是在长沙邮政大厦,站在屋顶,往下看,他怕得直打哆嗦。“腿都软的,差点从上面摔下去。”

那天,他踌躇良久,最终没有成功“下板”。

所谓“下板”,是蜘蛛人工作时的第一步,亦是最危险的一个环节。

蜘蛛人在开始工作之前,会将清洗工具搬到楼顶,在楼顶找到一根牢固的栏杆,把绳子套牢。蜘蛛人有两套绳子,一套工作绳,负责蜘蛛人的上下移动,一套安全绳,系在身上,保证人员的安全。

绳子要打四个死结,一点不敢怠慢。老王说,他就有兄弟没有系好绳子魂归天际的。

系好绳子之后就是放绳,老王告诉我,他用的绳子长130米,一根就要两千多块钱,直径24毫米,能承受3吨的重量。为了防止绳子磨损,他们一般会在绳子与楼顶接触的地方放一块垫布,减少摩擦,因为任何有棱有角的地方,经过反复摩擦都有可能割断绳子,从而带来致命的危险。即便如此,绳子的磨损还是很严重,一年花在绳子上的钱就有不少。

完成放绳后,接下来的就是“下板”,也是蜘蛛人认为最危险的环节。他们会把坐的板子和水桶先放到空中,然后自己翻过栏杆,站在吊板上,两手抓住栏杆,向下蹲下,小心翼翼地将两腿分开坐在吊板上,然后迅速将身上的锁扣挂在作业绳上。有的地方是没有能让人抓住的栏杆的,那他们只能扒着花岗岩,就像翻墙一样,极其危险。

“下板”后,才能拿起毛刷,开始清洗墙面。

如此惊心动魄,老王早已习以为常。甚至打趣说:“你们这些记者,就知道采访这些,每次出高空,都有人来拍,其实没什么的,习惯了,你要不要也上来试试啊?”

 危险常在,最怕刮风 

从地面抬头看,蜘蛛人坐在绳上的木板上,在空中活动自如。

清洗时,他们先用从楼顶接来的水管冲洗墙面,随后用毛刷蘸上水桶中的清洗液,接着左手抓住绳子,右手握住刷子清洗墙面,最后再用清水冲洗一遍。

这就是蜘蛛人工作的全部内容。

“看似简单,其实很危险。”

有一年,老王在浏阳一12层楼顶准备下板,当时刚下完一场雨,地面湿滑,他刚系上安全带就摔了一跤,幸亏系了安全带,这才捡回一条命。

他也见过同行坠楼。

有人下板后,忘记把安全带锁扣扣在作业绳上,一刮风,人就掉了下去。

也有一位兄弟,可能是用了质量不好的绳子,也可能是绳子磨损,忘记换了,“总之,坟头草都两米高了。”

对此他评价道:“干这一行,出事的一般都是老工人。新人可能因为害怕,所以更加小心,老手嘛,习惯了,总觉得自己无敌了,就疏忽了,然后人就没了。”

"蜘蛛人"月薪上万的背后:希望这个行业有更多保障
干活中的老王

老王说,他们最怕刮风,人在半空中晃悠是很危险的,遇到大风的天,宁愿不出高空,不赚钱,也不要拿命开玩笑。老王就遇到过干活干到一半突发大风的情况,“我总觉着绳子会断。”

他还说,即便不出大的事故,他们也会经常受伤。

他的手就满是伤口,爬上爬下很容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割伤,被墙壁摩擦出伤口;夏天外墙玻璃经过太阳照射非常烫,如果不戴手套,手也会被烫得起泡,他的手上就有三处烫伤,清洗剂腐蚀伤口也是一个问题;冬天长时间吊在空中,暴露在户外,寒风刺骨,关节炎、冻疮也是不小的麻烦。

总之,这一行,“是大危险和小危险相伴,不太好干,吃完午饭就不知道有没有命吃晚饭咯。”

 希望这个行业有更多保障 

蜘蛛人的收入确实不低,高风险换来的自然是高收入。

按照老王的说法,二十年前他干一次五十块,十年前是一百块,现在差不多五六百了,“我们只要不偷懒,每个月工资少则八千,多则一万。”

我问老王家里人对他做这个有什么看法,我以为会得到“很担心,不让我做”的回答,没想到老王说:“能赚钱就行,不管那么多的!”

不错,挺潇洒。

不过老王也说了,这一行是有淡季旺季之分的,也是看天吃饭,所谓旺季就是天气好,不冷不热的时候,淡季就是刮风下雨天了,所以,一年中,春秋活多,夏冬基本上没活,真正能工作的日子也就150天左右。

老王还表示,这一行,看似简单,好像是卖苦力的,其实也是有准入门槛的。高空作业内容很多,不只是清洗、刷新大楼,还有烟囱装修、电杆安装、高楼外管线、空调安装等。

所以做一名“蜘蛛人”要学很多东西,在正式工作前,都要经过严格的培训,并且国家要求持证上岗,要考特种作业证,光考试这一条就拦住了不少人。

这一行对身体条件也有严格要求,身高要在1.6米至1.75米之间,体重在55公斤至65公斤之间,年龄则限制为22岁至55岁,使得从事这一职业的人非常少。

“一个大城市,可能也就三百人左右吧。”

所以这一行是货真价实的“稀有物种”,老王说他们在市场上挺抢手的,经常有外地的公司找他们去干活。

以前老王也会离开长沙,但出了长沙,总是被人欺负,有一次去武汉,活干完了老板不给钱,他的兄弟怒了,把人家玻璃砸了,最后钱没赚到,还赔了一大笔钱。

从此他就只在长沙干了,接点熟客的活,“赚点小钱”。

老王没有五险一金,干一单拿一单的钱。年纪大了,腿脚也不利索,可能过几年就干不动了。

对于已经50岁的老王来说,换个职业基本不太可能。不过他也看得开,在空中待了一辈子,他至今记得,刚出高空,很害怕的时候,带他一起干的老哥就和他说:“习惯了就好了,那个时候你甚至会觉得干这一行挺有乐趣。”

干了半年后,老王终于第一次领会到了这份工作的乐趣,“那天我吊在半空中,看着夕阳西下,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。”

老王这段话让我想到电影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,男主带着狱友义务劳动后,坐在屋顶喝啤酒的经典场面。夕阳西下,辛苦的劳作已经结束,剩下的就是人和自然的独处,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中,有比这更加诗意的事情吗?

老王就说了:“我没那么矫情,这行就一点好,自由,想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,工资日结,干一次五六百,还能看风景,我觉得没有比这个更舒服的工作了。”

现在的老王,人到中年,家庭幸福,子女都已经长大,家里没什么事情需要他操心,他没事就骑着一辆小电动车在长沙城晃悠,有活就干,没活就玩玩手机,俨然一个长沙自由人。

要说有什么让他担心的,蜘蛛人行业缺乏保障,才是老王最担心的问题。

他准备退居二线,自己带人干活了,但是呢,“我们这个行业缺乏相应的保险保障,即使有,也是保费高保额少。而且一般是团体险,个人险又太高。随着城市发展,高楼大厦只会越来越多,需要的蜘蛛人也越来越多,希望我们这个行业能有更多的保障吧。”

听到老王说行业缺乏保障,我莞尔一笑,顺手给他推荐了我们美保的产品。

采访结束时,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刻,我望向窗外,几个蜘蛛人正准备结束一天的劳作,看他们安全落地,我的心仿佛也开阔了许多。

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他们的贡献,年关将至,希望每一个背井离乡,为了养家在高空中苦钱的“蜘蛛人”们都能平安喜乐,事事顺遂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超级管理员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news.meibaokeji.com/?p=202